首页 / 桑葚百科

推文:他在树林里一动不动,像入定般,神情依旧安详不变

老和尚强忍咽在喉咙之处的鲜血,口中继续念经,目睹那紫色狼王带着狼群消失在夜幕下后,才将宝相庄严的金光佛像散成金色梵文字,而后这些金色梵文融入金光后消失不见。但老和尚并未立刻撤下他身上笼罩的那层金光,以防狡诈成性的狼王突然杀个回马枪。


在金光内老和尚早已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施展防御金光需要不断消耗内力与灵力,为此在狼王带领狼群消失一刻钟后的老和尚才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此刻的老和尚真的是强弩之末般,如果狼王此刻回击,老和尚估计是无法应对,结果殊难意料。


老和尚示以自己强大到不可侵犯而让狼群知难而退,让它们不敢越雷池半步,最后只能望洋兴叹地败走。


老和尚吐出鲜血后,诸多笼罩在其周围的层层金光消失殆尽,而后他进入破庙,将昏迷的小沙弥抱到庙内一侧的杂草之上,让其躺下休息。


老和尚从包袱中取出一个白色瓷瓶,而后打开取出一粒丹药服下,然后给篝火堆加上几根柴火后就在火堆旁的石头上打坐调休,以尽快回复体力,以防下半夜再有什么猛兽来进犯。


老和尚在石头上如参禅打坐般双眼闭上,两手相交于丹田处成金刚伏魔指之状。


随着老和尚的闭目调息,原本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成正常的红润,可见这丹药的效果是非同凡响,这是佛门独家配方,一般佛门弟子接触不到,只有得到高僧才有配方,而且这配方中有几味药材乃世间罕见。


时间就这样静悄悄地过去,小沙弥依旧躺在杂草铺成的简易床并未醒来,老和尚依旧在闭目养神,像是老僧入定,一动不动。


诸泰原本就受到几个穷凶极恶的土匪拳打脚踢,已在生死边缘,幸遇到老和尚,否则将是必死无疑,或者成为沼泽深林中野兽的腹中之物。


他喝下在老和尚独家秘方熬制药汁后,开始显示有回春之效,但因受伤过于严重而并未立刻醒来,不过内部的五脏六腑开始缓慢的恢复。


老者服用些自带丹药后也开始打坐恢复体力,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去多久,庙外已是月落星沉,天空暗黑逐渐变成灰色,东边的逐渐出现粉红。森林中诸多那鸟鸣之声刺破天际,寂静的森林开始热闹起来,这意示着晨曦之序幕开启。


老和尚从打坐中醒来睁开双眼,此刻庙外的天际已鱼白,东方天际已近不是红色而是金白色,那是旭日初升的征兆。


此刻老和尚面色红润,依旧是心不生一点波澜的慈眉善目神情。


老和尚看着躺着的诸泰和小沙弥,而后用手探诸泰的呼吸与脉象,脸上露出微微一笑,站起来外庙外走去。


老和尚站在庙外的广场之上看着那远处森林,像入定般一动不动,神情依旧安详不变。


南方的森林与北方的不一样,早晨会起雾,让身处森林中犹如处于仙山的云笼雾绕。


官道旁的破庙处于卧虎岗的山脚下,但是晨起之雾依稀是淡淡,与远处的山峰云笼雾绕的重峦叠嶂比起来也是别具一格,浓雾有仙境的感觉,淡散烟尘也不乏清新之爽。


森林的晨曦之景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让老和尚情不自禁地有感而发,口中抑扬顿挫念:“晨起落露空山静,烟笼雾锁朦胧景;晓来官道人踪灭,原来一声是鸟惊;山影欲动峦重叠,霞光如弓射天青;身处凡尘万妙芸,心却在极乐仙境。。。”


旭日初升,那清晨一缕阳光刺破层层烟笼雾锁的天际,普照在大地山河之上,大地开始裹上金装。此刻森林中早已是晨鸟纷飞,阵阵鸟鸣之声响彻森林,阳光终于照到庙门进入破庙内。


淡淡的晨阳之光从庙门射入,照在小沙弥的已经沉睡的脸上,或许阳光的刺目感搅扰小沙弥的黄粱一梦,小沙弥醒来用双手擦拭这自己双眼,身旁的篝火依然未灭,不过火势很弱。


小沙弥醒来未见到师父顿在庙内,顿时有些紧张,在庙里东张西望,然后起身外庙外跑,在庙外看到广场上的师父站沐浴在晨曦的霞光下,小沙弥才恢复如常。


小沙弥大声的喊:“师父!我以为你被。。。狼给抓去了!”


老和尚听到小沙弥之言后转过身笑着说:“悟静,你没事吧!”


小沙弥笑着跑到老和尚前笑着说:“师父我没事,昨晚我看到那紫色狼王那青玄色双眼后顿时失去知觉,好像听到师父在叫我。师父昨晚我梦见你用我们寺里的法杖将这些穷凶极恶的狼给赶跑,然后我们就回去了。”


老和尚面带笑容说道:“那紫色狼王惑术了得,师父也差点中招,以后遇到地幽惑狼切不可直视其双眼,要切记!”


小沙弥说:“师父我记下了!”


老和尚嘴角露出微微笑容的说:“悟静,你到附近找些干净的水来,我等吃完早饭后就立刻启程,今天一定要走出这片沼泽深林。”


小沙弥笑着说:“好的师父!”


小沙弥立刻回到破庙拿着两个水袋到附近的小溪取水。


不一会儿小沙弥提着满满的水袋回到破庙,而老和尚早已将一些草药放入罐中熬煮。


师徒二人在篝火旁一边享用干饼,一边为躺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诸泰熬制药汁。两刻钟后药汁熬制完成,老和尚将药汁倒出喂于诸泰的口中。


很快这一钵盂的药汁就被他喝下,老和尚将一块干饼放置于罐中,并倒些泉水。


小沙弥一头雾水的说:“师父,这是为何?”


老和尚笑着说:“这位施主身受重伤而昏迷不醒,昨天到现在是滴水未进,现在身体正在恢复,不能不进食吧!”


小沙弥知道老和尚之意后并未多言。干饼在热水中泡成为面糊,老和尚有将面糊喂于他


喂食完后太阳已在天空中高挂,此刻已是辰时。老和尚又背着他与小和尚沿着官道穿过森林而去。此刻老和尚因为昨晚与紫色狼王的斗法有伤在身,所以今天赶路速度比昨天慢了少许。


三人一行沿着官道而行,直到午时的日上中天才遇到一队商队。老和尚才让商队的马车帮忙驮病人一程。


商队看到这一老一小的和尚,还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着实不忍心拒绝老和尚的请求。


商人的母亲也是信佛之人,每次外出都不忘告诫跑商队的儿子遇到和尚要虔诚施舍,见到庙宇要拜佛,而商队老大谨遵母亲的教诲,对遇到的和尚都极为礼待,遇到寺庙无论是破烂不堪,还是名山宝刹无不尽心施舍。或许佛祖菩萨见此人如此虔诚礼佛,所以在这些年中的走南闯北的贸易中并未遇到土匪与妖兽。


有商队帮助驮昏,老和尚可谓是减轻不小压力。直到下午的傍晚前他们一行人才走出森林,来到沼泽深林边缘的秋叶镇。


老和尚向商队领头道谢后,背着他寻找到一家旅馆,然后让小沙弥照看病人,而老和尚到镇上的药铺抓药救治诸泰。


晚上他们三人在客栈休息,第二天继续赶路。秋叶镇距离老和尚所在的荆桑城有三百公里,不过这秋叶镇到荆桑城时一路平坦,并未有什么沼泽深林。


其实昨晚老和尚遇到地幽惑狼的那片沼泽深林叫做兽泽魔林,地处荆州西南部,南与越州、南蛮的交趾为界,西北与益州的湘蛊惑族地相连。可以说这兽泽魔林是连跨荆、益、越、南蛮的交趾四州。荆州地域的魔兽大部分聚居在此兽泽魔林中。


天下大陆分为冀、兖、青、徐、扬、荆、豫、益、幽等九州,但大部分妖兽魔怪则是于人类分居于四个威名赫赫的妖域,分别是地处九州大陆南部的兽泽魔林,位于大陆西部的昆仑漠域,坐落于大陆北的林海雪原,形成于的大陆东部的碧波千顷岛海。星罗棋布与大陆东西南北的四个妖兽聚居之地被人类称之为‘四妖域’。


上古时分春、夏、秋、冬四季,天地分东、西、南、北四极,而九州大陆以应之而形成四处妖兽聚居之地。


据上古书籍记载,处于九州大陆南部的兽泽魔林是绵延千里的沼泽湿地森林,乃是朱雀祖地。朱雀乃是鸡之头、燕之颔,蛇之颈、鱼之尾,神奇仪态,百鸟之王。朱雀五彩分呈,丹为凤,紫为凰,白为鸾鸟,青为玄鸟,出于南天。兽泽魔林以朱雀为尊。


西部妖域称为的昆仑漠域。据说上古时代昆仑山上可通天,下可达九幽,周围是一片宛如仙境的仙山岛海。可不知何故这些仙山美景一夜间成为绵延千里的沙漠,为此昆仑山被一望无际的沙漠包围,故此得名于昆仑漠域。据传此地是庚辛金白虎祖地,在此白虎可以睥睨诸妖兽而称王作帝。


落于九州大陆北部妖兽魔怪聚集地是名副其实的林海雪原。雪松如大海的波涛般一望无垠,冬天则是霜雪连天。据传此地乃是上古玄武的祖地,玄武是个奇怪的动物,与龙之九子的老六赑屃很像,赑屃有名霸下生得龙头,龟背,蛇尾,但玄武与霸下又有区别,玄武乃是龙头、龟背、蛇尾,背部有腾蛇盘旋,或许玄武是霸下与腾蛇的结合,但二者为一体而不能分割。


东部的碧波千顷岛海,由广阔无垠的海与数不胜数的岛屿组成,上古的文人骚客面对这由海与岛组成的岛天海云连成一片的气势恢宏景色无不有感而发,流传最著名的诗句为“江天一阔海天连,碧波千顷万岛延;苍龙出水搅风浪;禹帝一针静坤乾。”


碧波千顷岛海乃是上古苍龙的祖地,苍龙乃可以俯仰天地,有睥睨诸妖兽之雄姿英发。


兽泽魔林地理比较奇怪,说是沼泽与森林组成有不完全能准确描述,外围是一片片森林陆地,随着向核心区域挺近开始由陆地变成泥泞不堪的黑色沼泽,据说那兽泽魔林核心地带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湖泊,或者是一片由火热岩浆汇成的火海。


魔林中的魔兽到底有多强大,谁也不知晓,但是可以肯定的随着靠近魔林核心地带,这魔兽等级越高,越难对付。


此外,魔林因地处整个大陆的南部,可谓是四季如春,为此此地倒是生长不少天地宝材,每年的秋天药材成熟之际有不少宗门会到此采摘草药,平时也不少宗门组织本门派的年轻俊才到此历练,以增加实战技能。


不过无论是采药,还是历练的都止于魔林外围的陆地,而不敢进入那沼泽之中。曾经也有些艺高人胆大的人窥测那沼泽核心地带的珍贵宝材而铤而走险,据传很多修士信心满满而去,但无一例外不是有去无回,至于过程发生什么,无人知道。据说这些修士中的一些人成为猛兽的盘中餐,一些迷失在迷茫的沼泽深林中最后绝望而死。。。


回来的少数人纷纷讲述魔林的恐怖,发誓此生不再踏入魔林中的那些一望无际的沼泽中。


兽泽魔林外围陆地也是有些城镇,不过规模不大,但却有很多商贩往返于这些城镇从事贩卖和交易生意。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处在兽泽魔林外围陆地的城镇采集大量珍贵的药材和兽皮,而来往商人带来生活日用品与他们交换,所以才有他们走的那条通向兽泽魔林外城镇的官道。


诸泰的家也在兽泽魔林内,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家乡就在森林中而已。


兽泽魔林边沿的秋叶镇之所以一直车水马龙般繁华,要得益于秋叶镇是魔林内与外链接的中转点。很多兽泽魔林出产的东西就在秋叶镇交易,然后经过秋叶镇向外的官道向整个荆州乃至整个大陆扩散。


秋叶镇从事贸易的商人比原著居民还要多,因繁荣的商业气息氛围,秋叶镇的原著居民生活水平比在兽泽魔林内的城镇居民要高上许多。且在秋叶镇有不少强大宗门都在此处设立办事处,想从中分一杯兽泽魔林天地宝材之羹,为此秋叶镇治安很好,没有谁敢在诸多宗门合力控制下的秋叶镇闹事。


在秋叶镇往返荆桑城路上的人明显比,老和尚看到车队都请求他们帮助驮着昏迷不醒的诸泰一程,而商队看到他们是和尚,也是乐于助人,都并未拒绝老和尚的请求。


经过几经辗转,终于在四天中午赶到荆桑城前。老和尚向商队道谢后,又背着他进入荆桑城。


荆桑城因为荆桑山而闻名与荆南地域,荆桑山就在荆桑城旁,荆桑山以出产紫色桑木而闻名于世。


紫色桑木的珍贵程度不比紫檀木差,是制作家具的顶级木材,且紫桑木会散发出丝丝桑葚的气味,有疗效之功。


紫桑木所产的紫色桑葚可谓一种宝材,紫色桑葚有回转气息之功效,所以紫桑葚是秘制回转气息或者疗伤的必不可少之药材之一。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