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桑葚百科

那一树桑葚 是缙云孩子童年的故事

  谷雨过后,当僻野田畈所有植物的新叶由嫩绿过渡到浓翠,意味着夏天的脚步已经无限接近了。各种鲜花都在纷纷为春天谢幕,仿佛已有了茶靡花事了的况味,把目光投向乡下的桑园,桑葚已经红得发紫,那翠绿桑叶掩映下的星星点点,已经由浅红过渡为深红,再由深红蜕变为黑紫,周身乌亮,甚是养眼。朋友圈更是一夜之间沦陷在一篮篮色泽鲜艳的紫红桑葚中,仿佛每个人都是刚刚从桑园里出来似的。


  小时候,栽桑养蚕向来都是平原地区的传统家庭副业,因此山区的孩子是极少有机会吃到酸甜可口的桑葚的,但并不代表山区的孩子就不知道桑葚的味道。记得某天傍晚父亲从壶镇赶集归来后,变魔术似的从篮子里抓出一把紫色的浆果分给我们兄妹几个,我小心翼翼地捡一粒丢入嘴中,酸甜交融的味道马上传遍我的口腔,既汁水横流生津止渴,又隽永绵长回味无穷,这是桑葚给我的最初记忆。然后,这种味道就深深地保留在了我的味蕾记忆里。


  想念这种味道,自然就会千方百计主动去寻找,搜遍附近几个山村,也就只有大园村田埂上的一棵三米多高的老桑树,以及桂山村口悬崖上的一棵老桑树,而且都是从不长桑葚。于是,十多岁的山村少年就利用周末时间结伴猎狗似地跑到十几公里外的浣溪、好溪等地的桑园一饱口福,桑园的主人自然不喜欢这么一群野孩子去糟蹋他的桑树,因此我们常常被追得四散奔逃,一粒没摘到还弄得一身汗,以致后来我们被逼得只能改变策略,化整为零在正午时间悄悄潜入桑园,偷偷地溜到桑树底下,摘下一捧后用大张的桑叶包住,然后再躲到安全的地方慢慢享用,那种感觉真可谓“参差红紫熟方好,一缕清甜心底溶“,直到桑葚的汁水将嘴唇和牙齿都染得乌黑乌黑的才兴尽而归。暮色中回到家,自然少不了招来父母一顿臭骂,而彼时桑葚的美味尚在口腔里流转,所以再汹涌的河东狮吼都不足以降低偷采桑葚带来的刺激。


  《诗经·国风·卫风·氓》中有云:“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此诗借用斑鸠吃了桑葚会甜美得迷醉过去,掉落树下成为猎人手中的猎物的比兴手法,来告诫那些堕入情网的少女,不要过度沉迷于和男子的热恋,以免遭受始乱终弃的悲惨命运,但山村的孩子们哪里懂得这首比兴的诗经里含有如此深奥的含义?


  很多年过去了,每年的布谷声声里,那鲜红泛紫的果实都会像故乡流动的血液充盈着我的梦境,那幸福惬意的酸甜瞬间流遍我的全身。


  如今,被中医冠以“民间圣果”美誉的桑葚,已经由栽桑养蚕的衍生物培育成为一种深受大众追捧的时令浆果,产量提高了,口感也更好了,食用方法也丰富了许多,除了传统的生吃外,有的制作成果酱,有的制作成桑葚酒,网上销售桑葚的广告更是铺天盖地。 但我内心深处最怀恋的,还是儿时攀缘在桑树上大快朵颐的那种味道。这个春末的下午,当我穿行在异乡的桑园里眺望故乡的桑园,那甜蜜的回忆又忽然间走马灯似地闯进我思乡的梦里。


来源:缙云新闻网


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