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桑葚的功效

记忆|儿时桑椹

文|张瑞安


-



记忆|儿时桑椹  第1张

有一次和家人上街,蓦然发现街口路旁一位农妇在卖桑椹,心里一阵激动,一下买了许多。


桑椹是我记忆中儿时的最好的美味了。那时的农村老家春无桃李秋无梨,单只有农家养蚕用的桑树上的桑椹儿是我们每年一次的唯一享受。


当花生粒般大小的桑椹刚从青转黄的时候,我们就恨不得一天三趟地跑去观察了。慢慢地,那一串串的桑椹儿开始由黄泛红了。刚变红的桑椹甜度不到三分,酸味儿倒七分有余。我们这些平时根本吃不到零食的农村孩子那管这些,酸就酸吧,先解解馋再说!



记忆|儿时桑椹  第2张

直到麦黄时节桑椹才能完全成熟。成熟了的桑椹儿一个个变得紫黑紫黑的,站在树下,便能闻到甜味儿。这时候,一些调皮胆大的男孩子便嗖嗖地窜上树,坐在树丫把上边摘边吃,边吃边摘,一边得意地咂着响嘴儿,一边把桑椹往草帽壳里装,直到肚儿鼓了帽儿也满了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溜下树。这时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乌嘴鸦,小嘴小手都被熟透了的桑椹汁染得紫黑紫黑。


可惜这样的美景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两三次,后来,我随父母进城了,读小学、中学,上大学,工作。几十年过去了,虽然中间也回过几次老家,那时间不是寒假就是暑假,再也没有赶上摘桑椹的季节。



记忆|儿时桑椹  第3张

不知是否天公有意成全,没想到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再摘桑椹的夙愿得到了补偿。那便是前不久厂文协组织的一次巢湖观光采风活动。


巢湖的观光景点不多,主要景点就是巢湖湖心小岛姥山岛。姥山岛以前我曾来过,这次上岛后就不再观景,只是和同伴们一边登山一边闲聊。突然,山路拐弯处的一棵桑树射入了我的眼帘,我分明看清了树上一串串桑椹,红得耀眼,紫得诱人!我孩子般地惊叫了一声:“啊,桑椹!前边有桑椹!”一边三脚并作两步窜到树前,再也把持不住自己是五十多岁的老教师应有的矜持,孩子般地把那诱人的桑椹一个个摘了就往嘴里送。几位同伴忍不住打趣地说:“哟,张老师返老还童了!”



记忆|儿时桑椹  第4张

更巧的还在后头呢。当我爬上耸立在山顶上的姥山塔顶层极目四望巢湖的湖光水色时,突然发现塔顶层的翘檐上竟也长着一棵结着紫色桑椹的小桑树。我探身一望,这儿离水面至少有百米!这么高的山塔顶上竟也长着这么诱人的桑椹,岂非天赐!正当我小心翼翼地探身采摘桑椹时,忽然从塔下传来一阵悠扬的二胡声。听得出,那是塔下卖茶水饮料的小摊主拉的“二泉映月”。湖面云雾渺渺,塔上琴声缭绕,桑椹紫红紫红。啊,我真的陶醉了!



记忆|儿时桑椹  第5张

-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今日头条“八公山视界”,欢迎交流!


(点击右上角“关注”)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