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桑葚的功效

又是一年桑葚熟


又是一年桑葚熟

“恰是春风三月时,芳容依旧恋琼枝。情怀已酿深深紫,未品酸甜尽可知”。星期日的下午,我来到零陵城外郊区茆江桥社区4组,看到一棵高大挺拔的桑树,那树枝繁叶茂、浓荫如盖,树上结满了果实,有红色的、紫红色、紫黑色,一簇簇、一串串缀在绿叶丛中,是那样的鲜艳,是那样明丽、是那样的灿烂,是那样的怡人,那成熟的桑葚如珍珠、似玛瑙。特别的诱人,哦,原来是桑葚熟了!桑葚熟了!我看到到那成串成串的桑葚,我的味蕾不自主的蠢蠢打开。


“ 细捻轻扰,醉脸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红”。桑葚熟了,我走近桑树,因为桑树的主人是我的熟人,看见我立即招呼我,并问我是不是想吃桑葚。我点点头,主人就端来凳子,让我站在凳子上,并告诉我摘紫红色的、紫黑色的,说紫红色的、紫黑色的熟透了,吃起了甜,红色的没有熟透,还有酸味儿。我爬上凳子,站在凳子上面,整个身子就伸进了桑树丛中。那串串红色、紫红色的、紫黑色的的桑葚有的挨着我的肩膀,有的悬在我头上,有的抚摩着我的脸面。前后左右,我被桑葚环绕着,处处弥漫的是桑葚的清香。


“桑舍幽幽掩碧丛,清风小径露芳容。参差红紫熟方好,一缕清甜心底溶”。我随手一拽,那鲜艳、灿烂的桑葚就呈现在我的面前。我摘了几颗油润、个大、肉厚的桑葚放进嘴里,一咬,满口乳汁、甜甜的、美美的,吃了以后沁入腑肺,润入腹肠,有一种“三月不知滋味”的快感,整个身子变得舒畅起来。看着桑树,吃着桑葚,让我不自主的想起桑和桑葚的诗词和故事。


桑葚是桑树的成熟果实,桑葚又名桑椹子、桑蔗、桑枣、桑果、桑泡儿,乌椹等。桑树一度被称为东方神木,-而桑葚自古以来被称为“人间圣果”。 “又见春风化雨时,瑶台一别未言痴。殷红莫问何因染,桑果铺成满地诗”。几千年以前古人就对桑树有美好的记载和歌颂。《淮南子·修务训》中:“汤苦旱,以身祷于桑山之林。《庄子·养生主》 “合于桑林之舞”的记载。《魏风·十亩之间》:“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魏风·十亩之间》描写了一群采桑女在大片桑林中穿梭,在劳动行将结束时,相互招呼,结伴同归的情景,洋溢着愉快而轻松的氛围。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古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描写出农家的恬静、安逸和期盼。


桑梓,古代常于所居宅旁栽种桑树和梓树。有“桑梓之地,父母之邦”之说,后世即以桑梓作为家乡的代称。毛泽东有诗句“男儿立志出乡关, 学不成名死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生无处不青山” 。这里的桑梓就是指家乡。“桑树救驾,椿树封王,气得桑树破肚肠,旁边笑坏了傻青杨”的故事让桑葚更增添了灵气。


传说西汉末年,王莽篡位,刘秀起兵讨伐王莽。可是在幽州附近刘秀却被王莽杀败,藏在一座砖窑内并晕了过去,醒来后觉得又饥又饿,他忍着伤痛爬出洞口,看见有几棵颜色不一样的古树。正好一阵轻风吹过,一棵树上熟透的果实一个个地滚落下来,落入刘秀口中,刘秀感觉甜甜的,香香的。就这样,刘秀白天在窑里避难,晚上出来捡些果实来充饥,直到他手下的大将邓禹带人找到了这里,刘秀问邓禹:“那落下果实的那棵树叫什么名字?”邓禹说:“那是桑树,它左边的那棵叫椿树,右边的那棵叫大青杨树,您吃的是桑树上结的果实,叫桑椹儿。


”刘秀感激的说:“谢谢桑椹儿,我一旦恢复汉室,一定封它为王。”十年之后,刘秀做了皇帝,但封树一事却早已忘记,一日梦中,忽有一老者向刘秀讨封,刘秀醒来之后猛然想起当年之事,随即命太监带了圣旨去封那棵桑树。谁知那太监到了那桑林之后,被那夏日的桑林美景迷住,停停走走,直到黄昏,才想到了怀中的圣旨,可这时他又忘了刘秀向他描述的那棵树的形状和名称,只是隐约记得有棵树,树干笔直,果实香甜,当他找到那棵树时,夕阳已经隐去,而此时的桑树果实已经采摘完了,只有椿树的果实正招摇的挂在枝头,那太监对着椿树便打开了圣旨。读罢圣旨,那太监匆匆离去,封王的椿树高兴的手舞足蹈,那曾经救驾的桑树却被气的肚肠破裂,旁边那棵平时为自己的平庸而遭白眼的青杨却幸灾乐祸的将那硕大的叶子摇的哗哗作响。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刘秀封桑树为王的故事虽是传说,但故事却更让桑椹儿增添一份神秘和美丽。我从联想中回过神来,不由自主的对桑椹更增加了敬佩!又是一年桑葚熟,神奇、香甜、可口的桑葚给我带来无限的遐想!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