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桑葚的功效

洪作良《采桑葚儿》


洪作良《采桑葚儿》  第1张


农历三四月间,桑叶萌发出嫩芽,过几天便长大一点,渐渐地长成了比巴掌还大的了。田野里,一片桑叶绿间着又一片桑叶绿,煞是好看。桑葚也随之长出来了,躲在绿叶下。起初是小青豆样的,接着慢慢变大,变红,变紫,最后变成黑的了。


于是,招来了采桑葚的人。他们中有男有女,也有大人,更多是乡下的孩子,陆陆续续地从附近村子赶来了。每人手里提着一只小篮子,说说笑笑,三五成群地往桑叶地奔去。来到一块地里,急忙摘几朵扔进嘴里,真好吃,甜滋滋的,还带着丝丝淡淡的桑叶清香。解了馋,就乐颠颠地没入桑叶丛中,不见了身影。只听得“哇!好大的桑葚!”“啧啧啧,这么多呀,真像一盏盏小黑灯笼!”“简直不知道该先摘哪朵好呢!”“真好看,真好看!”一句句话语从绿叶中隔三差五地奔出来。



洪作良《采桑葚儿》  第2张



洪作良《采桑葚儿》  第3张



洪作良《采桑葚儿》  第4张


的确,藏身在桑叶丛中,无论是谁都都会被里面的景色迷了眼、醉了心。这桑葚实在是太惹人喜爱了呀。你瞧!一朵朵桑葚挂在叶下,枝间,有的淡青,有的紫红,有的半红半紫,有的紫得发黑,青红紫黑绿的颜色炫了你的眼,真是“可爱深红爱浅红”。大的,小的,长条样的,圆球状的,满是的。还有些犹如调皮的小孩,藏在叶堆里,不拿手拨一拨,实在很难发现。


可爱的桑葚看得大家应接不暇,采摘起来却更有味儿。可以把篮子放在枝丫间,双手一起上下摘,也可以把篮子挎在手肘上,摘一个放在另一手掌上,一捧又一捧。不多久,篮底就铺满了。踮起脚,摘几朵长在高处的;蹲下身,采几朵长在树底下的;猫着腰,寻找藏在叶间的。摘着摘着,篮子渐渐满起来了。仰头看看吊挂在顶上的,攀下桑枝,把那一两朵也要撷进篮子里来。


边摘边挑最好的桑葚吃。那大得像拇指一样的,那黑得油光发亮的,是首选的极品桑葚,一看就知道特别有水分特别甜的。凡是摘到这些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喊出满心的喜悦,吃到嘴里后还要回味一下。摘着吃着,从桑叶地里钻出来后,相互一看,禁不住笑了起来,大家的嘴唇都紫了,有的鼻梁上、脸上也染了点点紫色,像用紫色化了小丑的妆。


摘完了这一块地,又赶往另一块,真好似捉完了一个迷藏又去捉另一个迷藏。直到每个人的篮子都满得冒尖了,大家觉得都玩尽兴了,才拎着篮子乐悠悠地回去。到一个地方摘桑葚的人每天都有几十个人,青年男女、老人小孩,一拨又一拨,而每一拨人都是满载而归。桑葚仿佛是魔术师手里飞不完的牌,每天摘每天长。小时候村里有一棵桑葚树,又粗又高。每到桑葚快熟的时候,树下就聚集着一群小孩,会爬树的可让那些女孩羡慕了,哧溜哧溜爬上去,撕扯着还没熟透的桑葚往嘴里塞着,一边还炫耀着手里的带着树叶的桑葚,急得我们下面的女孩扯着嗓子喊着“往这边扔,往这边扔”。掉地下的枝叶儿上面带着几个可怜的刚刚有点红色的桑葚,引得我们一群孩子的哄抢,吃得到的洋洋得意,也有的酸的挤眉弄眼的,实在抢不到的回家缠着大人找根竹竿,绑个小铁钩,喜滋滋的回来,仰着脖子一勾一个准,粉红的翠绿的桑葚连着叶儿飘飘悠悠的掉下来,几个要好的一起撕扯着分着吃,那个美啊,想想都流口水。那时的桑葚哪能留到紫色的时候,刚刚粉粉的时候就到了我们这些馋猫的肚子里了,偶尔落下几个紫得发黑的,都是藏在茂密的枝丫中间的,那才叫甜呐,一共也吃不到几个,感觉那真是人间美味,那舌头不知道得蠕动好几遍,这会儿还能记得。



洪作良《采桑葚儿》  第5张



洪作良《采桑葚儿》  第6张



洪作良《采桑葚儿》  第7张


采去的桑葚大多用来泡酒,喝喝滋补、养身。但采桑葚的人更喜爱的,大概还是投身于大自然的那种放松闲适吧。


洪作良简介


洪作良:1966年10月8日生,双大专学历,打过工,进过厂,当过农民。1994年以来,分别在三所小学任教,2009年后开始创作,先后有百余篇作品在报刊、杂志、网络媒体上刊登,还多次在省、市、全国文学大赛中分别获得过二、三等、优秀奖。期间,被《学习》报社聘为特约记者、编辑,被《时代英才》杂志社聘为驻地记者,被石头镇人民政府聘为特约通讯员,还是《江花》联谊会会员,红袖添香签约作家,现在正申报合肥市作家协会会员。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