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桑葚的作用

小指粗细的桑子从枝叶间冒了出来

文图编辑:c大调



采桑子


文/陈彦儒



像少女含羞带涩的目光,悄悄地,小指粗细的桑子从枝叶间冒了出来。


周末,站在菜园边上,我轻轻的拉下桑枝,寻觅着熟透的桑果。


一场春雨,桑叶鹅黄的衣裳变成嫩绿,桑果也恰似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一转眼就丰满了许多,一抹红晕点染在笑靥和耳梢。


这一棵桑树还是爸爸种下的。今年又到采桑子的季节,亲爱的爸爸却再也不能享用到酸甜可口的桑果了,我的心不由得一紧,手一松,桑枝又弹回半空。


老爸老妈16年前卖了兴宁城里的房子,从四望嶂煤矿搬到珠海定居。闲不住的老人一搬过来就忙着在小区前后空地开荒种菜,先后开辟了几个小小的菜园。这个小菜园约是十年前从荒地开出的,年迈的老人琢磨着种些果树。老爸在园中种的一棵莲雾树无论如何修枝如何堆肥,几年下来就是不开花不结果,而无意间插在菜园边的围园的桑树丫却突然间焕发生机,年年都贡献累累硕果。“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人世间的事就是如此,种豆也许能得豆,种瓜不一定得瓜,此事真是强求不得。


这两年桑树长势很旺,桑枝或许想学“一枝红杏出墙来”吧,愣愣地直往邻居的菜园探出头去,出墙的“红杏”也许会惹人爱惹人怜惹人想入非非,但是“其叶沃若”的桑枝遮挡菜地阳光,遭到的待遇就完全不同了,不久前,惹人憎恨的桑树被人偷偷倒了大半,仅余下几条羸瘦的桑枝留在园内。


去年十月底,老爸因癌症撒手归西,忙完丧事后,老妈重新走进园内,菜园杂草丛生,几乎连脚都踩不进去,连锄带铲,老妈花了好几天工夫才把菜园重新开出来,老人真是辛苦,为了让孩子能吃上绿色有机蔬菜,在这块土地上抛洒下了多少汗水啊!


尽管是轻轻摘下黑紫的桑子,但娇嫩无比的果皮还是会在指头留下淡紫痕迹。桑子又名桑葚,果中含有花色素、芸香苷、胡萝卜素、烟酸等营养成份,有健胃、降血脂、润肠燥等功效,被誉为“民间圣果”。今天是不是该采撷些桑果,洗净摆上桌,再点一支沉香,告慰老爹在天之灵?其实,祭祀只是一种形式一种安慰,对于含辛茹苦养大我们的老人,岂能仅仅用祭祀的形式去展示孝心?每年清明,多少所谓的孝子孝孙驾车回乡扫墓祭祖,把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堵得水泄不通,其实做为后代,再也没有比生前孝顺,让老人晚年过上幸福安康舒畅惬意的日子更有意义。


一阵风过,淅淅沥沥的春雨飘了下来,桑枝挂着几颗被鸟儿啄残的桑葚。也许是斑鸠,也许是白头翁,也许是麻雀,前来大快朵颐。罢、罢,罢!留点乌黑的桑果在枝头吧,给奔波在此的鸟儿留下一些口粮,新疆作家刘亮程老师说得好:“我们喜庆的日子,如果一只老鼠在哭泣,一只鸟在伤心流泪,我们的欢乐将是多么孤独和尴尬。”


的确,刘亮程的眼界比平常的作家高出不止一头,他指出“丰收和喜悦不仅仅是人的,也是万物的。”数百年数千年以来,作为生物界的最高等动物的人类一直没有想透这个道理,在肆无忌惮的疯狂掠夺和捕食中,毁灭了多少物种,渡渡鸟、恐鸟、马里恩象龟……遭到灭绝的物种数不胜数,世界自然基金会日前公布,在1970年至2012年期间,全世界的脊椎动物数量已经下降了50%以上。


直到高度强调“人与自然”的今天,还是有所谓的文明人在微博上大肆晾晒食用“穿山甲”等野生动物的照片,以此炫耀身份和地位。知否,知否,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地球生态圈一环扣一环,老饕觥筹交错食欲大开之际,如果真的让以白蚁为食的穿山甲在锅中、在筷子下、在红唇白齿间灭绝的话,下一步,毁灭人类的物种会不会是笑傲丛林、笑傲城乡无人能根治的白蚁呢?


采桑子,原是词牌名,借作标题,在难得的周末闲暇采桑子,信马由缰,拉拉扯扯,权做闲聊。


稿件管理:紫烟幽梦


稿件审阅:王正荣


简评:以采桑子为主线,把桑子的作用、采桑子的过程用简洁的文字跃然于纸上,通过摘桑葚流露出对父亲的爱和怀念。



小指粗细的桑子从枝叶间冒了出来

作者简介:陈彦儒,原名陈镜堂,广东兴宁人,70后。2009年出版作品集《放牧星群》,2015年初出版长篇小说《白天失踪的少女》,该部长篇小说获得了2015年首届报业文学奖年度长篇小说大奖。2016年6月出版散文集《印象兴宁 水墨珠海》。



收稿邮箱:zxm789654@126.com


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留言
访客